地暖其实是一部精彩的历史

2019-5-7 15:07:33 admin 164

地暖其实是一部精彩的历史

地暖,又称“地板辐射供暖”,是家庭装修常见的采暖方式之一,但是取暖并不只是现代人的专利,当把时间的维度拉到过去,会发现,取暖方式的变化见证了中国历史的变迁。


中国古代取暖史
旧石器时代


远在旧石器时代,北京人就已经会使用和控制火了,考古学家曾经发现,北京人用火来烧烤食物、照明和取暖。在这一时期的居住遗址内,还发现过用火的烧土面和灶坑,可以推断,那时候的人们主要是通过烧火取暖。




1923年河南新郑出土春秋自铭:“王子婴次之燎炉” 


春秋时期,开始使用器具烧炭取暖,用具的名称叫做燎炉。燎炉一般附有炭箕,用来转移火种和添加木炭。不过,此时的人们已经聪明了许多,御寒取暖的方式也不仅仅是烧炭取暖这一种。


古代经历了几次升温降温的过程,比如春秋战国时楚国的温度要远远低于现如今的武汉等地(葛全胜《中国历朝气候变化》),而明清时期的传教士甚至在华中地区留下了零下18度的观测记录。加上楚地降雨量大,潮湿度高,体感上很湿冷,在那些时期,冬季的难受程度不亚于北方。


天星观二号楚墓出土的铜鼎


楚人为了御寒就会选择在冬季吃一些养生的食物来补充热量。平民一般会用鬲,贵族则用陶或者铜鼎来烹调食物,虽然材料不同,但都是在器皿下通过柴和炭生火,做出来的食物有点像今天吃的火锅,或者是炖菜。


在食物的选择上,会挑一些性暖的,比如生姜、羊肉和狗肉等。除了吃以外,楚人还会饮酒抗寒保暖,当时的人们早已发现了酒的这一特点。


秦朝时期


秦朝时,在贵族以及皇宫内又出现了“壁炉”和“火墙”等用以取暖。考古学家在咸阳宫遗址的洗浴池旁边发现有三座壁炉,其中两座供浴室使用,第三层则接近最大的一室,应该是秦皇专用的。



壁炉里主要是用烧炭来御寒,并且将出烟孔放在室外,避免炭烟中毒。另外在秦兴乐宫遗址中还发现了火墙的做法,即用两块筒瓦相扣,做成管道包在墙的内侧,与灶相连通,已经具备了火炕、暖气的雏形。


西汉时期


汉武帝时建立了一座温室殿,位于前殿之北,冬天时供皇帝居住,在殿内设有各种防寒保暖的特殊设备,《西京杂记》记载:“温室殿以花椒和泥涂壁, 壁面披挂锦绣,以香桂为主, 设火齐云母屏风,有鸿羽帐,地上铺着西域毛毯。”未央宫温室殿是公卿朝臣议政的重要殿所。



而皇后的宫殿则主要通过花椒和泥涂抹来取暖,被称为“椒房殿”。当然,到后来,“椒房”几乎成了皇后的代称,成为后宫女权的象征。


这些取暖的方式也只能是贵族与皇帝享受得起,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,都是奢望。大多数百姓如果有点条件,会在家里置一些简易的火炕。这与现在还能看到的东北地区的火炕并不相同。


开始人们是垒土为洞,支撑天然石板,在里面点火后也可以防止火光窜出来酿成火灾,后来人们将其与做饭的锅灶相连通。


条件好一点的人家有时会选择在垒出的土炕里烧些炭取暖,为了防止中毒就会再弄一个烟囱,将炭烟排除,不过百姓们也只能是做个简单的装置,比起皇帝的壁炉与火墙差得太远了。


唐朝时期


唐朝时期,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到了鼎盛阶段,经济和科技都达到了一定高度,因此在取暖设备上也有了较大改进。


《开元天宝遗事》记载“西凉国进炭百条,各长尺余。其炭青色,坚硬如铁,名之曰瑞炭。烧于炉中,无焰而有光。每条可烧十日,其热气逼人而不可近也。” 看来,那时连皇宫中的炭都很傲娇。



唐代时,人们还发明了手炉,椭圆形的铜质炉内放火或者尚有余温的灶灰,炉子外加罩。


宋朝时期


宋朝时,官员和皇帝使用的炭更加考究了。《宋史·食货志》中记载,“京西、陕西、河东运炭至京师,薪以斤计一千七百一十三万,炭以秤计一百万”。


不仅如此,进贡的炭还要制作成野兽的形状。南宋时更加是纸醉金迷,宋高宗甚至要求进贡的炭必须是“胡桃文鹑鸽色”,炭火是用来烧的又不是把玩的,可竟然还有纹理和成色的要求,简直可笑之极。



至于军队上,由于宋朝时战争不断,所以统治阶级都会重视边防将士的冷暖。除了发薪水之外,也会赏赐衣物和炭火,这些东西也会根据地位不同有所差异。


自然,禁军中负责拱卫京师的军队赏赐得就会好一些,材质上也是上等货,偶尔还会得到赐酒。反倒是在边境最需要保暖的士兵条件差了很多,对于那些驻守在北方苦寒之地的将士,生活极为窘迫,甚至穿的是纸甲来取暖。


至于地方上一些厢军,主要是负责工程营造、河堤修复、物资运输及地方治安等事务的军人,条件就更差了。


宋朝还有一种特殊的保暖用具,叫做“汤婆子”,有,又称“锡夫人”、“汤媪”、“脚婆”,类似于热水袋。一般是由锡或者铜制成椭球状或南瓜状的瓶子,上方开口带有帽子,从这个口子里灌进去热水,临睡前放在被子里。



这汤婆子不容易损坏,大多数百姓家都会有,婚嫁时还会作为送礼的物件,甚至有些汤婆子还会传给几代人。直到清朝甚至现代,汤婆子依然是百姓家的“取暖神器”。


元朝时期
 

对于长期处在寒冷环境下的蒙古族人来说,显然比南方中原人士更需要保暖。古代蒙古族的主要居所就是蒙古包,在木头制成后,用毛毡搭建,毛毡基本是羊毛、骆驼和牛的皮绳以及马鬃尾制成,这样搭建出来的蒙古包即保暖又方便搬运,十分适合草原游牧民族的迁徙特点。



蒙古包通风保温的效果非常好,抗风能力也很强,可以根据人口数量的多少变大或者变小,还可以根据室外温度的变化改变厚度。



当然,蒙古族人也会通过火来取暖,只不过他们的生火材料不是炭,而是牛粪、马粪。别小看这些东西,人们在夏季时将牛马的粪便收集起来,晒干后储存,冬季时燃烧以取暖。粪便不易熄灭,污染也小,燃烧的效果不比炭差。


明朝时期


明代时,手炉的样式开始变得繁多起来,也愈发小巧,可放在袖中。明朝时人们越来越懂得享受与养生,在手炉中除了放置取暖的炭灰,还会放些香薰和药材,手炉逐渐成为贵族把玩的艺术品,材料和做工也逐渐考究起来。



明清的皇宫都选在北京,因此御寒是一大问题,于是在搭建皇宫时,建筑师们都想方设法保证皇帝和后妃们的保暖。比如他们会在宫殿的墙壁中砌成空心的“夹墙” ,也就是俗称的“火墙”。墙下面挖有火道,添火的炭口设在殿外的廊檐底下。在炭口点火后,热气就会顺着整个夹墙瞬间提升屋内的温度。


清朝时期


清朝的皇宫中有暖阁,就是根据火炕原理改造成的地下火道,《宫女谈往录》中,慈禧太后身边的宫女就回忆道:“宫殿建筑都是悬空的,像现在的楼房有地下室一样。冬天用铁制的辘轳车,烧好了的炭,推进地下室取暖,人在屋子里像在暖炕上一样。”


为了保障取暖,宫里还专门设置了负责供暖事宜的机构,称作“惜薪司”,这个职位的官员虽然职权少,但是非常有地位,因为他可以在御前侍候,有着“近侍牌子” 之称。这个部门在康熙后改称为营造司,隶属内务府。



此外,室内也会设有熏笼。熏笼的起源已经很难考证,不过在东汉的《说文》中有关于熏笼的注释,唐代的自居易在《宫词》一诗中写道:“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熏笼坐到明。”



熏笼分为盆和笼两个部分,制作十分精美,大的熏笼达数百斤,有一米多高,有的甚至是青铜鎏金的,还有珐琅的。在太和殿、中和殿、保和殿、乾清宫、坤宁宫等处都设有熏笼,熏笼有大有小,样子十分华丽。


纵观历史,在取暖这样的事情上,也是分三六九等。有钱的人可以挑炭的成色,使用精心制作华丽的器具,而穷人就只能是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贫寒的士子们也只能借着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等诗句,发发牢骚罢了。


中国近代取暖史


新中国初期


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为了满足人们的用煤需求,国家提出的要求则是“500米一个煤店”,小煤厂要负责周边1700人至1800人的用煤,大煤厂则要负责周围五六千人的用煤。



“蜂窝煤时代”可以说是一个行业的回忆。由于当时人们除了冬季取暖要用煤,其他季节生火做饭也离不开煤,因此产煤工作是一年四季都要进行,如果到了冬天再生产煤,根本无法满足需求。这就有了当时一句流行语:“冬煤夏储,扩大社会储存”。



北方农村土炕


在黄河岸边的晋陕两地的农村目前还保留着许多黄土窑洞,冬季天气寒冷,但是土窑里却是另一番景象,由于厚厚的黄土地覆盖着土窑,所以土窑里保温环境非常的好,特别适合老人们居住。


这是一户晋南土窑洞里的老夫妻,他们的土炕头建有一个土灶台,这是一举两得的取暖设施,做饭烧的柴火的余热会沿着通道保存进土炕里,每天两顿饭的柴火热量中的一半保留在土窑里。



现代

讲了那么久,终于轮到熟知的“地板辐射采暖”,地暖作为最舒适的采暖方式之一,上世纪初期,由欧洲国家发明,50年代后传于我国,当时的中国人民大会堂门厅、故宫等建筑均首次采用了地面辐射供暖技术。



传统水地暖


热源和管道构成地暖运行的基础,热源输出源源不断的热水在管道里有序地循环,通过加热混凝土和上层的地板,以地板为整个辐射面使家庭充满怡人的温暖。



而后,地暖经过不同年代的更新迭代,技术不断完善,系统愈加成熟稳定。


电热膜采暖


电热膜技术起源于美国,最初应用于航天,随着技术的成熟和制造成本的降低,开始转为民用,并应用于建筑采暖。中惠地热是首个将电热膜植入到混凝土下的企业,由此产生了电热地膜。



电热地膜采暖具有操作简单方便、运行费用节省、采暖质量高等特点。用户通过墙壁上的温控器就可实现对整个电热地膜采暖系统的控制,不受供暖期的限制,随时开启系统进行采暖,还可自由调控供热温度,增加舒适度体验;平均每个取暖期,电热地膜每平方米耗电量为21千瓦时,若每千瓦时电按0.51元计算,这个费用仅为集中供热的三分之一左右,非常划算;最重要的是电热地膜的采暖效果极佳,无传统对流供暖的浮尘和燥热感,温暖、干净、舒适。


回顾古今整个取暖的历史,会发现,没有哪种取暖方式是一成不变的,简单、效率、质量是其不变的定律。